英国迎来第三位女首相“新铁娘子”能否继承撒切尔“衣钵”?

“我是(英国历史)上第二位女首相,但肯定不是最后一位。”2019年5月,第76任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泪洒辞职演讲台黯然谢幕时,大概没有想到,此番预言仅在三年后就已成线日,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击败前财政大臣苏纳克,成为英国保守党新党首,进而登上首相宝座。

和撒切尔夫人一样,特雷莎·梅和特拉斯也被英国媒体称为“铁娘子”。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竞选中,特拉斯和对手苏纳克都在强调自己要从撒切尔身上继承些什么。眼下,英国经济正在衰退,40年一遇的高通胀和生活成本危机让英国民众不由得开始怀念起撒切尔夫人这位曾将国家拽出泥潭的首位女首相。在这样的背景下,重新拥抱撒切尔主义似乎成了赢得胜利的最好方法。

1925年10月,撒切尔出生于英格兰东部林肯郡的格兰瑟姆,她的父亲在当地镇上经营杂货店,热心于地方政治。

由于小时候受父亲影响,撒切尔对保守派的观点和立场有一定的认识,并对政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她在大学时就参加保守党,1959年被选为下议院议员,1975年当选保守党领袖,成为英国政党史上的第一名女性领导人。

4年后,撒切尔再次打破纪录,在1979年保守党赢得英国大选后,她成为英国历史上第一位女首相。

值得注意的是,撒切尔的任期比二十世纪英国的任何一位首相都长。据美国“政客”网站,2019年,民调机构公布的一份调查显示,撒切尔在保守党内的好感度高达93%,仅次于带领英国打赢二战的丘吉尔。

此外,保守党成员最喜欢的标签是“撒切尔的支持者”,56%的人选择了这个词条;紧随其后的两个标签分别是“自由市场保守派”和“传统主义者”,而这两个词基本就是“撒切尔主义”的同义词。

当下,英国通胀率居高不下,物价持续走高,民众生活成本不断增加,这一情况和撒切尔夫人在70年代面临的经济困境十分相似。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自然就开始思念起将英国拽出泥潭的撒切尔来。

撒切尔夫人上台后,采用调低直接税、调高增值税的办法,彻底改变了英国当代税收体系。此外,她还推行私有化,把数以百万计的国企员工变为私企雇员。虽然“撒切尔主义”让英国民众付出包括福利等方面的不少代价,但其成功让一度高达18%的通胀率回落至个位数,经济不振的状况得以改变。

此前,苏纳克曾公开表示,自己高度认同撒切尔的经济主张,“她明白必须首先控制通货膨胀,这也是我想遵循的道路。”在撒切尔离开唐宁街后的30多年里,她的政治遗产仍在影响着英国政坛。

特蕾莎·梅1956年出生于英国一个中产阶级家庭。1977年,她从牛津大学圣休学院毕业后,进入英格兰银行工作。直到1986年,她当选伦敦市议员,才踏上了从政之路。

特蕾莎·梅拥有非常丰富的从政经验,她曾在影子内阁陆续出任教育大臣、运输大臣、文化大臣、就业与养老金大臣等职务。

2016年7月,在撒切尔夫人去世后的第三年,特蕾莎·梅成为英国的第二位女首相。

和撒切尔夫人一样,这位留着灰白短发的女士在英国政坛同样有着“铁娘子”之称。虽然在好友的印象中,撒切尔夫人并不是特蕾莎·梅的偶像,但因为果敢谨慎、刚强坚毅等特质,特蕾莎·梅仍被一些舆论形容为新“铁娘子”。

当年,全民公投的巨浪把英国推入“脱欧”风暴,也把原本无缘相位的特雷莎·梅送入唐宁街10号(她的前任卡梅伦因公投“脱欧”而辞职),她也因此被称为“脱欧”首相。

特雷莎·梅上台之初,英国主流媒体普遍认为,她能带领国家面对“脱欧”挑战,她也意气风发,大幅改组内阁,采取了一系列行动,为“脱欧”谈判铺路。

但很快,形势就发生了变化。为了加强对“脱欧”进程的掌控,特雷莎·梅放弃了上任时的承诺,呼吁在2017年6月提前举行大选。然而这场“豪赌”最终导致保守党痛失议会多数优势,引发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保守党内部十分不满,开始出现要求她辞职的声音。虽然此后特雷莎·梅挺过保守党和工党的两次不信任投票,但她拿出的新版脱欧协议法案不仅引发反对党的强烈批评,还让一些原本支持她的议员宣布辞职。

和撒切尔夫人自始至终的保守立场不同的是,现年47岁的特拉斯在青年时期曾站在保守党的对立面。

她4岁时曾随父母一同搬去了苏格兰西部一个纺织小镇。在那里,特拉斯参加过“反撒切尔”的抗议活动,她和大人们一起在街上高喊:“玛姬(撒切尔的名字简称),滚出去!”

幼年时期的特拉斯有这样的举动并不奇怪。用她自己的话说,她的父母都是左翼人士,父亲是大学的数学教授,母亲是一名参加过核裁军运动的护士和教师,而她本人在童年时期“从未见过一个保守党人”。

但特拉斯也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关注撒切尔夫人了。8岁那年,她在学校的模拟选举中扮演英国时任首相撒切尔,但没有获得一张选票。

1996年,特拉斯从牛津大学毕业后选择加入英国保守党。“可见,她对‘政治转型’并不陌生。”报道如是说。

今年7月末,当英国保守党党首竞选进入末位淘汰之际,特拉斯和苏纳克在被问到谁是保守党有史以来的最佳领导人时,两人不约而同地说出了撒切尔的名字。

现在的英国饱受滞胀困扰,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这场首相竞选从表面上看,已经形成了“谁更像是下一位撒切尔,谁就能赢得这场比赛”的态势。

对此,美国“政客”网站刊文指出,特拉斯和苏纳克都在向撒切尔靠拢,只是两人的关注点有所不同。苏纳克学习的是早期的撒切尔,更多聚焦于撒切尔的经济政策;相比之下,特拉斯学习的则是撒切尔执政的中后期,主要是在模仿她的衣着和公关策略。

早在去年年底,英国《》就在报道中指出,特拉斯在“扮装”撒切尔夫人,不少照片都“传达出这种讯息”。不管是在访问爱沙尼亚时驾驶坦克,还是在约克郡拥抱小牛,又或是在泰国坐摩托车,特拉斯都在有意识地进行模仿。

今年7月,特拉斯在参加保守党党首竞选的电视辩论时所穿的白色上衣和深色西装外套更是与撒切尔夫人在1979年的一次讲话时的装束“惊人地相似”。值得注意的是,正是在那一年,撒切尔夫人踏上了竞选英国首相的演讲台。

“不管是特拉斯还是苏纳克,他们对撒切尔的学习和模仿都是‘精挑细选’后(的结果),以适应他们自己的政治目的。”伦敦玛丽女王大学的历史学家桑德斯说。

回顾特拉斯的竞选之路,从落后于苏纳克,到大比分反超,再到即将入主唐宁街10号,这位女士在进入决赛后就显示出强劲的势头。虽然赢下了这场比赛,但摆在特拉斯面前的是通胀加剧、能源价格飙升以及生活成本危机等一系列的难题,她能否像撒切尔夫人一样,带领英国走出困境,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Posted on 2022年9月10日 in 鸭脖娱乐app by bet356com
标签:

Comments on '英国迎来第三位女首相“新铁娘子”能否继承撒切尔“衣钵”?'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