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素颜和解”火了 年轻人为何总为容貌焦虑

问世间谁最焦虑?爱美的年轻人定在其中。穿越千年,东施效颦被笑话了几千年,可今天想来,她或许只是一个不想“与素颜和解”的小姐姐。

如果说,东施只看见隔壁西施,尚且无比焦虑,现如今,社交平台堪比大型“斗美场”,就算你天生丽质,也总有一款焦虑适合你。根据中青校媒调查显示,近六成大学生存在容貌焦虑,女生对容貌的不满意比例要远远高于男生。

在互联网上,“美丽加持术”时时作弊,在美颜滤镜、P图神技的作用下,美女们争奇斗艳。抬头看他人浓密的发量,低头见被加班累到头秃的自己,谁还能摆脱容貌焦虑,狠下心把真正的素颜照晒到网上去?

心理学上有个定律,当人路过透明的玻璃房子,总抑制不住望进去的冲动,毫无遮拦的空间总有一种魔力,冲动来自于窥私欲和好奇心。互联网给人营造一种错觉,他人看似透明的生活,实则充满了精心装扮,每个人都在尽力展示最好的一面。一旦选择与更精致的“房子”对比,年轻人很容易陷入深度的不自信。

视频平台一面高举不为颜值所累、接纳真实自己的大旗,一面人为制造话题、加剧焦虑。活动伊始,有些女孩子大方展示,皮肤暗沉、痘印痕迹又怎样?留言区都是肯定和鼓励。不过,网红下场的“反向操作”,很快让素颜讨论变成新的容貌比拼,甚至沦为揪出“伪素颜”绿茶女的猎巫游戏。

诚如网友所言,一旦人们纠结于“这是真素颜还是伪素颜”,对着照片区分“这是真参与还是骗流量”的时候,注意力注定失焦。网友的眼睛更雪亮,有人点评一针见血,“与素颜和解”难道不是一个伪命题?我和我的素颜无冤无仇,干吗要和它和解。总拿和解说事,就是变相和稀泥。“我不想和解,我只想上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人们真正反感的,不是对美的追求和努力,而是无休止的拉踩和对立。几年前,话题“不化妆,是韩国女生的一场越狱”引发热议。可批驳“素颜羞耻”,不等于否定化妆的权利。素颜和化妆,更不是针尖对麦芒的关系。

人们只是在敲响警钟,一旦审美倒向“颜值正义”,形成“五官比三观重要”的不良风气,普通人就会被容貌焦虑裹挟,失去挣脱的力气。在女性剧《听她说》的第一集中,主角独白值得聆听,“一定要高白瘦才美吗?什么是美?什么是丑?美的标准谁来定义?我没有质疑高白瘦,我质疑的是‘一定’。”其实,只要遵循内心,素颜化妆两相宜。真正出问题的,是剥夺选择自由的“一定”。戴着偏见的眼镜看人,素颜就是邋遢憔悴、自我放弃,化妆就是粉饰表面、掩饰缺陷。这不仅是审美的偏狭,更是认知的缺陷。

我们需要的不是“与素颜和解”,而是找到真正的“解”,打破对个体的规训和凝视。只有每个人不必活在他人的标准里,才能找回真正想要的自己,不辜负独一无二的魅力。

问世间谁最焦虑?爱美的年轻人定在其中。穿越千年,东施效颦被笑话了几千年,可今天想来,她或许只是一个不想“与素颜和解”的小姐姐。

Posted on 2022年7月2日 in 鸭脖娱乐app by bet356com
标签:

Comments on '“与素颜和解”火了 年轻人为何总为容貌焦虑'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