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古怪、最黑暗的塞尔达——《塞尔达传说 姆吉拉的假面

在《塞尔达传说 时之笛》发行后不久,全球的塞尔达粉丝们就深深爱上了这款塞尔达系列的巅峰之作,并且陷入了深深的苦恼:这样优秀的游戏,还要再等五六年才能等到续作,真是难熬啊。其实这样的烦闷也并不是毫无根据的,从历史上来看,《塞尔达传说》系列前几作的发售间隔差不多也就是在五六年这样,从《林克的冒险》到《众神的三角力量》之间相隔四年(1987——1991);从《众神的三角力量》到《时之笛》中间相隔了七年(1991——1998)。但是令玩家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塞尔达似乎来得比以往早了些。

2000年4月27日,《塞尔达传说 姆吉拉的假面》正式在日本发售,而之所以本作与《时之笛》发售间隔这么短的原因就是——其实它是《时之笛》的续作,所以透过重复使用《时之笛》的游戏引擎与图形,《姆吉拉假面》仅需一个规模较小的开发团队及两年时间便完成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本作是粗制滥造下的产物,相反,由于图像比《时之笛》更先进,情节也较深广,《姆吉拉的假面》广受好评。

尽管是一样的引擎,但是依靠着额外的4M扩展卡,《姆吉拉的假面》较之《时之笛》有着较深的景深、更准确的动态光影、更精细的材质贴图与更细致的动画、复杂的帧缓存特效(动态模糊等)、以及同屏的更多角色。这也使得玩家在游戏中能得到的直接体验就是:看得更远了、画面更立体了、色彩更丰富了。也得益于建筑内部不再像《时之笛》那样的固定3D背景,而是换成了即时演算,使得每个区域都有了各自独特的风格。更加令我深刻的是,在2000年的游戏中可以看到如此精致的物体模型——《姆吉拉的假面》中的面具竟然都做出了一种抛光后的质感,这在20年前的游戏中可是很少能见到的精致(所以任天堂在放弃画质之前还是很猛的)。当然,同样都是N64机器,即便是用了4M的扩展卡的情况下,画面进步得如此明显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弊端——在复杂的场景下会出现帧数暴降的情况,不过考虑到这么复杂的图形效果以及精细的纹理,在游戏大部分时间都可以稳定30帧的情况下,《姆吉拉的假面》的画面在当时已经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了。

音乐方面依然保持了《塞尔达传说》系列一贯的高水准,但在这里我想专门来夸一夸音效的部分。在《姆吉拉的假面》中,每个地区的音乐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尤其是随着环境的变化音乐的节奏也会不同,例如第一天的音乐可能是高亢有趣的,但是到了第二天节奏就会变得更加紧凑,会给玩家一种时间紧迫的感觉。任天堂对于游戏的细节把控是很到位的,与许多游戏不同的是,《姆吉拉的假面》中你可以感受到来自周围环境的噪音,这种声音会让玩家感觉整个游戏世界更加真实,毕竟就我们的日常生活经验来说,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完全不会发声的。可能单纯就音乐来讲,《姆吉拉的假面》在N64的游戏中并不是出类拔萃的,但是单就音效这方面,值得一个满分。

系统方面,《魔吉拉的假面》的游戏元素是基于《时之笛》上进行扩充;它保留了地下城解谜与陶笛乐曲的概念,并引进了角色变形与三天期限的循环限制。林克一如前作般,可进行基本的动作如行走、跑步、以及有限的跳跃,并且必须使用物品来和敌人战斗与解开谜题。林克主要的武器是把剑,这把剑在整个游戏中皆可升级。游戏亦为玩家准备了其他武器与物品 ——如林克可用盾挡开或将攻击反击回去、可丢德库坚果击晕敌人、可使用弓箭进行远距离攻击、可用炸弹摧毁障碍物及用其伤敌、或者使用抓钩抓住物体或者敌人。魔法使得魔法箭、旋转攻击、以及其他特殊物品的使用成为可能。

其实在《时之笛》中,面具便以支线任务的形式存在于游戏中了,到了《姆吉拉的假面》一跃成为了游戏中的主要要素。在《姆吉拉的假面》里,共计有24个面具,其中有6个面具是玩家所必须拿到的,以让游戏继续进行下去。在《姆吉拉的假面》里,林克不像之前的塞尔达传说游戏那样仅以人形贯穿整个游戏,相反的,他可借由穿戴面具随意转换成不同的异族型态:德库面具转换林克成德库矮人、鼓隆面具转换成鼓隆、而卓拉面具转换成卓拉。每个型态皆有其独特的能力:德库林克可以进行旋转攻击、从嘴巴喷弹、踩过带荷叶的水面、以及利用德库花进行短距离滑翔;鼓隆林克可以如穿山甲般滚成一团高速行进、以惊人的力气挥拳、以其巨大的身躯踏地、可走过岩浆而不会受伤、以及可利用其身体重量压下重型开关;索拉林克可快速游泳、可从手臂射出如回旋镖般的鳍、可产生力场、且可抗拒浮力在水底行走。只有善用这些能力才能造访游戏中许多必经的区域。

游戏中的非玩家角色会根据林克与其三种型态做出不一样的反应。例如,鼓隆与卓拉进出时钟镇不会有问题,不过德库矮人型态要进出会被护卫拦下,因为它太矮、只有到小孩的身高。动物亦与四种型态的林克做出不同的互动。例如,狗对人类型态的林克爱理不理,它们会攻击德库林克,哥隆林克会吓坏它们,而索拉林克会让狗狗很高兴地追着他跑。

其他的面具看情况为玩者提供不同便利性。例如,大妖精面具可帮助搜集散播在四个神殿里的迷途小妖精、兔耳面具让林克跑得快点、而石头面具让大部分非玩者角色及敌人对林克视而不见。较不重要的面具一般仅涉及可玩可不玩的分支任务或者仅在特殊的非关紧要场合使用。这类的例子有:可让林克取得邮箱里物品的邮差帽面具、以及启动一连串分支任务的卡非面具 (提供种种奖赏)。

面具系统在给游戏提供了更多可玩性的同时,也大大满足了玩家的收集欲望,真正让玩家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我全都要”。

《魔吉拉的假面》强制限定三天(72小时)游戏时间。然而,这个三天并不是我们现时世界时间的三天,实际上每天只有大约18分钟的时间,所以加起来大概就是54分钟。。。当然,任天堂不会真的只让玩家既要买软件又要买扩展内存之后只能玩一个小时的游戏,这里面就会牵扯到玩过《时之笛》的玩家们非常熟悉的“时间陶笛”了。

游戏画面上会显示时钟以便玩家查看天数与时间。林克可利用时之笛吹奏“时间之歌”回到第一天的6:00AM。回到第一天将保存玩家的进度及游戏主要完成的部分,如地图、面具、旋律、与取得的武器。但很遗憾的是已经解开的谜题、钥匙、以及小物品将需要玩家重新来过,而且其他角色也将不再有与林克见过面的记忆。林克可以借由吹奏种种时间旋律来减缓时间进行,或者跳到隔天早晨或傍晚。

在三天的循环期间,许多NPC会遵循着固定的作息,所以林克可以透过炸弹小子笔记本来追踪他们的去向。该笔记本可最多追踪20位需要帮助的角色,如等待人送药的士兵、以及林克想办法为其设局重聚的一对已订婚情侣。在笔记本时间线的蓝棒显示何时该角色可与之互动,而小图标表示林克拿到了其他角色的物品,如面具等等。有了这个笔记本,会令支线以及面具收集更加容易。

几乎所有的《塞尔达传说》都发生在海拉尔大陆,而《姆吉拉的假面》的场景设定则是在塔米尼亚——一个海拉尔大陆的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的中心有一个时钟镇,而时钟镇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则分别是峡谷区、湾区、沼泽区、以及雪山区。

峡谷区中有着著名的伊堪那峡谷,是前王国的领地。该地主要居民除了鬼怪研究者与其女儿、及一个小偷之外皆是僵尸、木乃伊等不死族。一只叫双霉的大型假面虫头目从它在石塔神殿的老巢将暗黑吐息逐渐扩散到时钟镇以东的大地。

西部大湾区,是索拉族与格鲁多族的栖息地。头目巨大假面鱼哥幽格在该地产生风暴并污染环绕大湾神殿周遭的水。

位于时钟镇北方的雪山区,是哥隆族城市所在地。正常情况下该地是一片青翠的松木林区,然而由于雪山神殿里的头目假面机械兽高特的关系,该地经历了一次不寻常地、超长的寒冬让该地积雪不化。

南方沼泽里包含了个德库王国以及落木神殿。落木神殿是个里面充满如密林假面战士欧多瓦等怪物的古老神庙,同时也是毒化沼泽的来源。

林克在上一作中拯救了海拉尔之后接受了新的任务来到迷雾之森。遇到了带着奇怪面具的家伙,以及一黑一白的两只精灵。结果戴面具的小鬼——骷髅小子摸走了林克身上的时之笛,并抢走了他的马。毫无办法的林克只能继续向呈现在眼前的洞穴深处走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连串不断增高的圆台,继续前进,骷髅小子竟然真的在前面,看到仍不放弃的林克,小鬼恼羞成怒释放了幻觉。那些幻影如此真实,仿佛是一群长着憎恶面孔的植物将林克团团包围,那是古老而又神秘的种族,德库一族。接着骷髅小鬼闪身躲进了身后的洞穴里。白色精灵甚至跑到林克身前,肆意的撞击他的身体,忘了一起躲进洞穴…结果不得已之下,白色精灵只能与林克为伴共同寻找不见的两个人……循着骷髅小子的踪迹继续前进,经过仿佛是真实而又虚幻的甬道,来到盘旋的阶梯下,身后的石门重重的封闭。林克还不知道,一个新的世界已经打开,正等待着他的拯救。

来到阶梯最上层,一个诡异的面具商人悄悄出现在林克身后。“请帮我拿回最重要的那个面具。”这个谜样的商人如是说,他指向了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面爬满了奇奇怪怪的纹路,仿佛是某种启示:“那个是流言石,当你的冒险出现疑惑的时候不妨回来看看吧,会给你启示的。”

这是一个位于一片叫做塔米尼亚大陆的繁忙的小镇,名字叫做时钟镇,镇中央有着一座非常巨大的钟楼,所有人似乎都在为了某一个目的而忙碌着,在获取了足够的情报之后,林克知道了三天后的夜里,骷髅小子会在钟楼顶出现。时间来到第三天午夜,钟楼那道紧闭的门打开了,林克迅速爬上去找到骷髅小子。骷髅小子自然不会轻易交出面具,好在时之笛被林克抢了回来,在月亮即将撞击到塔米尼亚的时候吹起了”时之歌“,把时间倒回了三天前。

林克再次寻访获取情报,得知了在时钟镇周围有四大区域,在这四大区域中有着四大巨人,当四大巨人齐聚时,便能阻止月亮撞击大陆。但是由于骷髅小子诅咒了这些地区,并且封印了四大巨人,所以需要林克去解除巨人身上的封印。

在解除所有四个诅咒后,林克在第三天午夜再次爬上钟楼的顶部,面对骷髅小子,并召唤了可以阻止月亮的四大巨人。就在这个时候,姆吉拉的面具从骷髅小子身上升起进入月亮。在白色精灵的帮助下,林克追到月亮上并打败了姆吉拉面具。四大巨人随后回归长眠,且白色精灵与黑色精灵和自姆吉拉面具控制下解放的骷髅小子再度聚首。快乐的面具商人拾起了姆吉拉面具,检查后说它蕴含的邪恶力量已经被净化了。正当小镇的时间嘉年华开始时,林克骑着马潇洒离去。

在大部分的《塞尔达传说》中,我们能感受到的基本都是比较轻松的氛围,色彩基调也偏向清新。但在《姆吉拉的假面》中,却有点不一样。

由于游戏的特殊设定,月亮即将坠落以及游戏世界三天一循环的机制,让玩家时时刻刻都会因为时间限制而紧张不已。在任何一个周期里,你都永远不会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所有事情,这也迫使林克必须作出选择——到底是保住老太太免于盗窃,还是让一对爱侣重归于好呢?在不断的抉择中,玩家无形中会产生一种压抑感。

关于《姆吉拉的假面》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论调便是”悲伤的五阶段“理论。即“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消沉——接受”,正好也对应了游戏中的四个区域:时钟镇居民认为月亮不会掉下来的自欺欺人;德库国国王把一切过错归于一只无辜的猴子;戈隆族英灵的一个又一个的要求;佐拉宫殿门口因为失去爱人而失声的歌手;峡谷中骷髅接受自己死亡的解脱。所以有一种说法就是实际上这里发生的一切只是一个悲伤之人的梦,可能是林克的梦,也可能是其他人的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官方并没有说明,相信各位玩家心中也都有属于自己的答案。

总而言之,《姆吉拉的面具》无疑是最黑暗的一部《塞尔达传说》,无论是林克变身时的痛苦、抑或是面具本身的狰狞可怖、或者是怪物本身的相貌丑陋都令许多玩家感到毛骨悚然。在心智成熟之后再去思考游戏更深层次的隐喻,更觉古怪之极。也许等到我们年纪再大些时候,能品出更多现在不曾看透的东西吧。

Posted on 2022年10月27日 in 鸭脖娱乐app by bet356com
标签:

Comments on '最古怪、最黑暗的塞尔达——《塞尔达传说 姆吉拉的假面'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